您的位置:首页 > 互动交流 > 领导信箱 > 信件内容
已有 4146 人次关注该问题 来信情况
信件标题 第一人民医院不负责任
来信人 廖** 来信日期 2020-12-30
信件索引号 202001054
信件内容
市领导,我老婆于2020年11月11日在临澧县妇幼检查出来为切口妊娠!12日入住常德市人民医院!医院当时说可以在他们这里进行手术!于14号进行了子宫动脉栓塞手术!16号进行了b超下引导清宫手术,医生说手术非常成功!于18日出院!然后12月2号!大出血送至常德市第一人民医院!检查结果为子宫里面有血凝块!由于人民医院不负责任,所以4号转至长沙湘雅付三医院!(人民医院当时不让我们转院,只让我们出院)然后在长沙检查结果为切口妊娠,又进行了手术!第一人民医院误诊(明明是切口妊娠,他们检查却是血凝快)
公开状态 已公开 办理状态 已办结
办理结果
回复部门 市卫健委 回复日期 2021-01-05
办理结果

廖先生:

  您好!接到您的投诉后,我委高度重视,责成市第一人民医院相关科室进行了调查、核实和病例讨论分析。现将有关情况说明如下:

    一、诊疗经过

    患者张三元,28岁,女,因“停经50+天,发现切口妊娠1天”,于2020年11月12日入住常德市第一人民医院。患者自诉既往2015年行剖宫产术,11月12日常德市第一人民医院门诊彩超提示子宫切口处妊娠,胚胎存活。入院诊断:1子宫切口处妊娠(II型) 2疤痕子宫。查β-HCG(2020-11-12):29108mIU/ml。入院后院方已充分告知患者及家属此次手术的困难性及风险,并提供了相应治疗方案,患者及家属商量后最终选择了子宫动脉栓塞+超声引导下清宫术。患者于11月13日行子宫动脉栓塞,11月16日下午在超声引导下清除妊娠物。术后清出物病检提示绒毛及蜕膜组织。术后第二日查β-HCG:15934mIU/ml; 11月18日复查β-HCG:7154mIU/ml。11月18日予出院,详细告知患者每周复查血HCG直至完全正常,如血HCG不降或者升高及时返院就诊,阴道流血量多或持续10天未净尽早返院,如无异常一月复查妇科彩超。

    2020年12月2日患者因“子宫瘢痕部妊娠清宫术后14天,阴道流血5+小时”再次急诊入住常德市第一人民医院,入院后立即予以补液、促宫缩治疗,并急诊行宫腔水囊压迫止血,后阴道流血明显减少,完善β-HCG(2020-12-2):1640mIU/ml,急诊彩超提示:宫腔下段及切口处混合回声块影、自宫颈管脱出外至阴道后穹隆处稍高回声块影,考虑血凝块。与患者及家属交代目前情况:诊断考虑:1.阴道流血查因:子宫切口出血?不全流产?其他?2.瘢痕子宫。可供选择治疗方案有:1.腹腔镜联合宫腔镜妊娠物清除;2.直接行超声引导下清宫,并告知相关风险。患者及家属反复商议后,拒绝于市第一人民医院继续治疗,要求转上级医院,市第一人民医院反复告知患者及家属目前需尽快处理,水囊长期放置有感染风险,且转院途中随时有发生大出血危及生命等风险。

    但患者及家属仍强烈要求转上级医院,于2020年12月4日签字出院,并于当日入住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,入院后完善相关检查:HCG 946.8mIU/ml;妇科彩超提示:子宫前壁下段切口部混合回声结节,病理性质待定,考虑切口部妊娠;MRI:子宫下段前壁肌层菲薄,邻近宫腔内见一大小3.6*3.0*2.2cm混杂信号包块,考虑子宫切口妊娠治疗后,局部血肿。2020年12页7日在镇静镇痛下行妊娠物残留超声消融治疗,12月8日行宫腔镜下妊娠物电切术(等离子)+宫内组织吸引术。12月9日患者无特殊不适予出院。出院医嘱:出院后每周复查1次HCG直至恢复正常,若持续异常或者再次升高,携检查结果到妇科门诊就诊;定期复查血常规、妇科彩超等。

    二、患方质疑

    1.彩超误诊。

    2.妇科手术未清到地方。

    3.小病大治。

    三、医方说明

    1.患者为育龄期妇女,有生育要求,结合彩超、HCG,根据子宫疤痕妊娠治疗共识,患者子宫疤痕处肌层菲薄1.8mm属于子宫切口妊娠II型,(子宫切口妊娠分为I、II、III型。I型:疤痕处子宫浆肌层最薄处>0.3cm;II型:疤痕处子宫浆肌层最薄处<0.3cm,但>0.1cm,胎囊或包块不突或略凸向膀胱;III型:疤痕处肌层<0.1cm或不连续,包块明显凸向膀胱。),现有的医学手段在处理该类特殊的异位妊娠时,任何一种治疗方案都有各自难以抉择的不足之处。结合治疗共识及常德市第一人民医院开展的治疗,为患者提供的方案为:超声引导(宫腔镜引导)下清宫、子宫动脉栓塞+清宫、腹腔镜监视下清宫。该院已充分告知患者及其家属各种治疗方案的优点和风险,后患方反复商议最终选择行子宫动脉栓塞术+超声引导下清宫这一适合患者且对其损伤较小的方案,术前、术后该院也反复、充分告知患者及家属术后有清宫不全、大出血,必要时需再次手术的风险。

    2.患者术前彩超提示子宫切口处见孕囊,大小约15*13*16mm,其内可见卵黄囊,内可见胚芽组织,长约9.7mm,内可见心管搏动,术后B超提示:术后切口处未见异常回声,孕囊消失;清宫时清出约4*3*1.5cm组织,清出物送病检提示:绒毛及蜕膜组织。

    3.患者术后半月因阴道大流血再次入院,立即予药物促宫缩、止血、气囊压迫等治疗,第一时间为患者止血。并告知患者病情及可供选择的治疗方案:腹腔镜联合宫腔镜妊娠物切除术、再次超声引导下清宫治疗等,但患者家属不理解,要求转上级医院诊治。后患者在湘雅三医院最终采取的手术方式为超声消融治疗(常德市第一人民医院暂未引进这项治疗)及电切术。

    4.2020年12月2日超声检查从超声图像上看,混合回声块是位于子宫前壁下段切口处,至于是什么性质单纯从图像上看是很难定其病理性质,超声报告根据声像图的表现考虑血凝块,是一个倾向性的诊断意见,是为临床提供参考的诊断依据之一,并不是最终的病理诊断结果。

    综上所述,市第一人民医院认为对该患者诊疗过程符合医疗原则、诊疗常规,患者发生这一情况与自身子宫切口妊娠II型有关,在现有的医疗水平下,医疗风险的存在不可避免,医务人员只能详细向患者及其近亲属告知这些风险,但完全规避任何风险和意外的发生已超出了现在人类的能力范围。如患方对回复不满意,建议走鉴定或诉讼等合理合法程序,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将全力配合。

   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信任与支持!

 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